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听花开

徐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一直觉得人生应如花儿一样绚烂,无论是富贵的牡丹还是如米的苔花。如果你的花儿已经盛开,那就静静地欣赏周围蓓蕾的绽放,默默地为他们喝彩,你的人生之路定会春色满园,如果你的枝头已经结果,那就悄悄地倾听周围花儿鼓劲的声音,默默地为他们欣喜,你的人生终会硕果累累。

网易考拉推荐

从“老师不爱我”到“倾国倾城貌”  

2009-01-09 14:1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老师不爱我”到“倾国倾城貌”

山东诸城市实验小学    徐洁

     E—mail:xu-huakai@163.com

“老师不会爱我!”

曹雷,一个令所有原任课教师头痛、反感甚至害怕的学生。不用说上课认真听讲、按时完成作业等要求,就是在课堂上进出教室也如入无人之境,老师若加以干涉,他必报以横眉冷对甚至是满口粗话。语、数课上,他自己袖手趴在桌上,见同桌及前后位同学专注地学习,时不时就无端地将别人的练习本揉作一团;音乐课上因无故殴打同学,老师拉其停手竟然对老师猛踢一脚;美术课上经常摔坏同学的彩笔盒;体育课上更成了老师的一大心病,生怕他时不时拿体育器械殴打同学酿成事故……同学们敢怒不敢言,家长们也颇有意见,原三年级的班主任对他苦心婆心,却收效甚微。此生给人的感觉是软硬不吃,对其进行鼓励表扬,他却认为老师是变着法子骗他。有一次,他在放学路队上主动捡起了前面同学掉的红领巾,正巧被值班的一位副校长看见,表扬道:看,曹雷真是个好学生。不料他一出校门便大骂校长是个大骗子,班主任责问他为什么如此骂人,他理直气壮:我顺手捡起条红领巾就是好学生了?真是一付无可救药的样子。升四年级时,学校为缩小班额分了班,这样的一个学生就成了我的弟子。新组班第一天的第一堂课上,我跟孩子们真诚交流:“以后三年的小学时光,我作为班主任会一直陪伴着大家。我们四、六班会是一个和睦向上的大家庭,因为在以后的日子里,每位同学都会感受到老师对你的关爱,相信大家也一定会爱上我……”“老师不会爱我!”没等我把话讲完,曹雷毫不客气地吼了一嗓子。

多动症

经向曹雷一、二年级的班主任老师了解,曹雷在二年级上学期以前同其他学生无很大差别,只是略为淘气一些,但自二年级下学期变得日渐烦躁,一天比一天顽劣,到了三年级已发展到让人忍无可忍的程度。接着我又约见了他的家长,其母是一工人,温柔秀美;其父是一乡镇干部,面对顽劣的儿子动辄拳脚相向,老师的抱怨更加剧了其父子关系的恶化,孩子便把心中的戾气向老师、同学甚至是妈妈发泄。一个仅仅10岁的孩子,其内心世界到底是如何的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虽说对曹雷的劣行早有耳闻,但我总觉得一个10岁的孩子这样暴戾,一定另有原因。思虑再三,我又单独约见了曹雷的妈妈。见我态度诚恳,家长含泪告知:孩子得了病,是多动症,如果一开始就清楚的话,家长给予关爱、疏导,再辅以药物治疗就好了。可由于开始不了解情况,只觉得他是过分淘气对其打骂过度而加剧了病情。因担心别人知道孩子的情况而另眼相待,所以未敢告诉老师。她还告诉我,现在孩子每天都吃着控制情绪的药物,吃上以后心情平静许多,但也木然许多。孩子知道自己有病,现在更是“仗病耍赖”,让老师、家长束手无策。

多不幸的孩子呀!虽然自己心里也感觉没底,但一定要在曹雷身上付出百倍的爱心与耐心。

不让他感到自己的特殊

新组班后排位时,搭档教师跟我商议:是否像在原班一样把曹雷排在第一位以便看管?我说不行,不能让他继续感到老师觉得他是特殊学生,按高矮个儿排位即可。排位之后,我们又逐个同学征求意见,根据视力等情况进行了调整,直到每个孩子都满意才把座次固定下来——当然包括曹雷。

曹雷的学习习惯确如原任课教师所讲——非常不好。坐时腰弯得厉害,我过去轻轻将其抚直;写字时他若无其事,我对其耳语“抓紧写,我马上要听写”;听讲时注意力极易分散,我用眼神对其示意……总之,我尽量避免跟他发生正面冲突,又努力让他感受到老师对其发自内心的真爱。我感觉到他渐渐信任并开始依恋我了。

协助治疗

由于长期服药,曹雷过早地发育,不到11岁个头就已近1.70米,下巴上小胡子也已经若隐若现,而且脖子常常不能自制地边向后猛仰边抽搐,感觉很是痛苦。我专程请教了有关专家。医生告诉我,这是因为孩子长期服用氟哌定醇这种药物而引起的内分泌失调和锥体外系反映的症状。同时我也了解到,这种病过分依赖药物危险性很大,关键应注意患者自身情绪的疏导与控制。升五年级时,在我的建议下,家长同意给孩子逐渐减少药量。药量减后,曹雷的情绪时好时坏,我发现当病情加重时,他的眉毛、头发常一起一伏地耸动,眼睛干涩,有时汗如雨下,烦躁至极。每当这时我都轻轻地走到他身后将胸膛贴在他的脊背上,轻抚他的肩膀,攥紧他的小手,或者用下棋、猜字谜、玩打手游戏等其它的办法引开他的注意力。我是位母亲,我的儿子跟他一般大,直觉告诉我,他信任我,我这些举动能抚慰他。就这样过了近半年,终于,在一天下午送放学路队时,他忽然凑到我的耳边轻轻告诉我:老师,我已经三天没吃药了。我一怔,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在他的肩头轻轻拍了一掌,一回头已是泪流满面。

“倾国倾城貌”

记得是一个星期一的上午,曹雷的妈妈又一次来到我的办公室,跟我谈起一件趣事。头天晚上,曹雷的爸爸正在看《雄才大略的汉武帝》一书,当看到李延年边舞边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时,曹雷的爸爸不禁感叹道:世上真有这么美的人吗?曹雷妈妈还没接上话,曹雷忽然说:“真有啊,爸爸,我就见过。”爸妈都很惊奇,忙问他在哪里见过,孩子认真地说:“就是我们徐洁老师。”他的父母差点忍俊不禁,但一看到孩子认真的神情,顿时打住了。“真的,妈妈,你不知道我们徐老师有多美,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她真是倾国倾城。”孩子接着说。他的妈妈在我的办公室谈到这件事时,我和我的同事们都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是啊,我不到1.60米的身高,65公斤的体重,真的愧对“美貌 ”二字,只不过孩子是因爱而觉得美罢了。

出色的他

五年级下学期开学之初,在学《十六年前的回忆》一课时,按照惯例,听写完生字词后我当堂批阅,孩子们在组内交流学习感受。当批到曹雷的字词时,发现其中“绞刑”的“绞”字写得工整、规范,于是我就把他的作业纸折了又折,折得只露出这一个字,然后让正热烈讨论着的孩子们安静下来,做一个简单的小游戏:猜一猜,这个字是谁写的?孩子们看着我手中拿着的这个字,这个说是刘浩写的,那个说是周洪莹、郑方超、康迪……,我一一否定。当同学们都疑惑地看着我时,我给了曹雷一个赞许的眼神,然后走到讲台前,边慢慢的把纸展开边说:“同学们,这是曹雷写的,曹雷一不小心就成了周洪莹、郑方超、康迪……,如果坚持不懈的努力,曹雷一定会像这些同学一样出色……”还没等我说完,教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如果说从那以后他彻底的变了,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对小学生来说是教育神话,在教育实践中,孩子的进步总是曲线的,是循序渐进的,是需要老师一直关注着的。曹雷就是如此,情绪有时还是暴躁易怒,作业还是时做时不做,对同学有时还会动起拳头,但对老师的敌意越来越淡,越来越能以正确的心态来面对老师的评价了。2007年夏天小学毕业测试时,曹雷语、数、英、常识四科的成绩等级分别是:B、A、B、C,虽然还不是非常理想,但对他来说成绩的取得已经是非常的不易,甚至是可贵的,关键是他已赢得了同学们的感情,他已是个快乐的孩子了。

后记

曹雷是我20年教学生涯中印象最深的一个学生。他已于2007年9月顺利地升入了初中。上初中的他像其他学生一样,不再是一个特殊的让人侧目的孩子。过去的一段将永远成为他成长中的记忆。

每想起曹雷,都会有一种心疼、心悸、欣慰的复杂情感在我心中涌动。我感受到了作为一名教师真正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